书法家林新华散文之《忠臣之死-水火不相容正邪不两立自古皆然》

作者:林新华 来源:中国画家网 发布时间:2018年04月11日 点击数:

水火不相容,正邪不两立。自古皆然。

  每每翻阅史书和收看史剧,忠臣之死总是让人淆然泪下、扼腕悲叹。

  随着中国原始社会剩余物质的不断盈富,人们萌生了不劳而获的剥削意识,社会分工愈来愈细,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,阶级逐步分化、对立,于是诞生了国家。夏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建立世袭君主制的奴隶王朝,距今四千多年。夏桀是夏朝最后一个君王,荒淫无道,连年征战,民不聊生,忠臣关龙逢多次冒死进谏,触怒夏桀被其所杀。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忠臣为奴隶王朝尽忠陪葬。

  忠臣与奸臣犹如一对孪生兄弟,随着国家的诞生同时临盆。哪里有权力?哪里有利益?哪里就有他们撸袖撩脚的角力场。他们打着维护君权帝制、维护国家统治与利益的旗帜。不过,忠臣行得正坐的端,讲的是忠肝义胆,清廉勤政,不计个人得失,献身国家社稷;奸臣只会结党营私、阴险狡诈、媚上欺下、勾心斗角、口蜜腹剑、残忍无道,追逐蝇头苟利,出卖自己的灵魂和国家利益。忠臣与奸臣在中国历史舞台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、惨绝人寰的悲惨画卷。

比干何许人呀?他是商朝纣王的叔父,官拜少师(丞相),辅佐过二朝君主。任上提倡薄赋轻徭,大力发展农牧业和冶炼铸造业,实现强国富民。这个昏君可不这样想,安于享乐,终日与妲己厮混,疏于朝政,听信谗言,残害忠良,过着肉林酒池、荒淫无度的日子。比干心急如焚,多次劝谏,都无动于衷。一次,比干大义凛然地说:“主过不谏非忠也,畏死不言非勇也,过则谏不用则死,忠之至也。”因多次犯颜直谏,惹得纣王大怒,且有佞臣和妲己煽风点火,遂将比干剖腹掏心处死。

书法家林新华

这个昏君开了中国历史上亲刃二朝重臣、自己亲叔父之先河,起了一个很坏很恶的头,骂名滚滚,遗臭万年,但也成就了比干“亘古忠臣”的美名。没多久,纣王就被周武王(姬发)诛灭;临死是否想起了叔父的忠言?可惜,一切已晚!

自此至后,历朝历代,忠臣为诤谏而死,奸臣为贪谗而亡,似乎成为朝廷政治人物的定律和宿命。

伍子胥因佞臣伯嚭谗言蛊惑,被吴王夫差赐死拔剑自刎;屈原因谗言中伤,被楚怀王流放长沙,国破家亡郁郁不得志而饮恨汩罗江;秦国第一文臣李斯因奸臣赵高诬陷,被胡亥小儿下旨腰斩于市;功高震主的汉朝开国功臣韩信因被刘邦所忌惮,终被设计陷害,死于非命,全族被夷;晁错因小人挑唆,被汉文帝所诛;岳飞因秦桧构陷,以“莫须有”罪名冤死风波亭。中国从奴隶王朝夏朝至封建清王朝灭亡,共历经二十二个朝代,忠臣代代辈出,被陷害的忠良成百上千,下场惨不忍睹。统治集团诛灭忠臣手段十分残忍,有斩首、腰斩、车裂、剥皮、炮烙、剁鼻、宫刑、镬烹、凌迟等数十种酷刑。西汉以秉笔直书而著称的司马迁就被汉武大帝施以宫刑,在狱中苟且偷生,忍辱负重,写就了彪炳千古的不朽巨著——《史记》。最狠毒的酷吏当数武则天称帝时期的来俊臣,作为武则天镇压、陷害忠良的鹰犬,推行了数十种残酷刑具,大兴刑狱冤案,被其枉戮灭族的大臣、李氏宗亲达数千家。

书法家林新华 国家一级书法师

历史上死的最惨烈、最冤枉的忠臣应为明朝名将袁崇焕。生卒于1584年至1630年的袁崇焕,出生于广东东菀,明万历四十七年(1916年中进士),通过自荐屡立奇功,名声大噪。当袁崇焕领兵部尚书衔披盔带甲,率千兵万马扼守山海关时,实行清壁坚野战术,数次以飞矢流石、火炮强弩攻击来犯之敌,就连清军首领努尔哈赤也被红夷大炮所伤,不久一命呜呼。就在清军绞尽脑汁、一筹莫展之时,袁崇焕被一道圣旨以商议军饷为由召回京城,随即被扣上“叛国罪”锒铛入狱。其实,这都是皇太极使了反间计,收买了魏忠贤阉党残余势力。生性多疑的顺祯皇帝果然被谗言所惑,任由奸佞小人摆布。明室江山被灭后,这个秘密由皇太极亲口揭开,真相才大白于天下。

袁崇焕被处以凌迟之死。那天的刑场上,袁崇焕就像被郐子手拎着的一只鸡仔,任其宰割。凌迟就是千刀万剐,是最无人道的一种刑罚。据史载,袁崇焕被割了三千五百多刀,刀刀锥心,惨不忍睹。郐子手将割下的一片片肉掷向沸腾的人群,不明真相、群情激愤的老百姓真以为袁崇焕犯下罪不可恕的“判国罪”,竞相争食袁崇焕的肉,以啖之为快。倘若以斩首行刑,刀起头落,咔嚓一声,痛只一刹那;倘若不是被冤死,老百姓为袁崇焕跪天请命,尚有精神慰籍,死的其所,走的轻松;可袁崇焕什么都不是,三千多刀要花大半天才能完成,皮骨已尽,心肺哀嚎不绝,慢慢地在极度痛苦中死去,剩下一副血肉模糊的骷髅,还要看着老百姓嚼自己的肉,听着他们的咒骂,遭受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痛苦,又岂止是语言所能形容表达,其惨状是中国历史上所遭到诬害的忠臣中绝无仅有。

袁崇焕死后,只有一个他的佘姓麾下旧部,冒死偷偷地将他身首异处的头颅捡了回来,埋在自己家的后院,并叮嘱佘家世世代代为袁崇焕守墓,同嘱子孙永不为官。

说起子孙不得为官,不仅仅是佘大将军说的,就连明朝的开国功臣刘伯温告老还乡临终时尚不忘叮咛子孙。族谱记:公临终,戒子孙毋仕。寥寥几字,将刘伯温南征北战的文韬武略、叱咤风云的雄才壮志都化为一句无奈之语。人将死,其言也善;人历其境,其悟也深。朱元璋夺得江山后,也陷入了中国历朝历代“打江山易、坐江山难”的铁律中。这个乞丐皇帝比那个流氓皇帝刘邦好不到什么地方去,屁股坐上龙椅后,无情地撕下了虚伪的遮羞布,屠杀了一批开国功臣,应验了“飞鸟尽,良弓藏;狡兔死,走狗烹”的历史谶语

比起刘邦、朱元璋眼红、凶残和露骨的滥杀,北宋黄袍加身的宋太祖赵匡胤就斯文多了,虽然害怕黄袍加身在其他功臣身上重演,但不忍杀戮,一出“酒杯释兵权”的戏,虽说让悉数手握兵权的功臣丢了乌纱帽,但保全了身家性命,让残酷、血腥、黑暗的倾轧与屠杀转化为一首浪漫、动听的交响曲,久久回荡于历史上空,让后人津津乐道。这也只有这个赵老头才能想的到做的出来。

晚清四大重臣之一左宗棠,在生命弥留之际,切嘱子孙:“读书不为科名”。经历一生重大事件的左宗棠,对晚清丑恶的政治生态、凶险的政治环境、腐败无能的清王朝有着深刻的认识。伴君如伴虎;历史又是一面镜子。刘伯温、左宗棠过着提心吊胆、战战栗栗的日子,怎会让自己的子孙涉险官场呢?

明朝忠臣于谦被奸臣捏造“谋逆罪”后,被明英宗下旨捕杀。天顺元年(1457)正月二十二日押赴刑场,北京城百姓闻之夹道恸哭。在刑场上黑压压跪了一地百姓,为于谦喝冤送行,连郐子手都不愿下手,背负杀害忠良的罪名,先后二人自杀。于谦见状,不忍他人为己送命,随后挥刀自杀。比起袁崇焕,于谦走的坦然,死的悲壮。朗朗乾坤,煌煌日月,忠魂有知,亦可含笑九泉了。

纵观中国历史,条分析缕忠臣之死,除大多数被奸臣陷害致死外,一类是在疆场为国家战死累死,如六出祁山的蜀相诸葛亮、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、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、明末名将史可法等;他们身后大多数也有奸臣魑魅身影。另一类以谏而死。也有愚忠而死的,明朱棣称帝时期的方孝孺,痛骂朱棣夺了侄子朱建文的皇冠龙椅。本是皇家叔侄同室操戈,偏偏方孝孺爱较傻劲,爱搅这盆臭屎,条条陈状朱棣“罪行”,朱棣忍无可忍,怒发冲冠,株连其十族,连朋友一族也没躲过。像越国的范蠡、西汉的张良、明朝的刘伯温等开国谋臣功成身退,史不多见。唐朝的谏臣魏征、宋朝的忠臣包拯,其得以善终,这与其主子励精图治、思贤慕才、善待谏言和清明的政治环境密不可分。明朝的清官海瑞,以刚直不阿、直言敢谏和重拳肃贪惩腐而闻名,但他所处的那个朝代,政治环境极为复杂多变,官吏极为腐败无能,朝廷极为昏庸无道,他能善终,不能不说是中国历史上的奇迹和例外,也是海瑞的侥幸和造化。

书法家林新华 国家一级书法师

晚清大臣林则徐曾言: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。”道出了忠臣的大义凛然、视死如归、赤胆忠心和历史担当。忠言逆耳,忠臣从来就知道这个道理,也明白得罪皇帝与奸臣的可怕后果,但事关国家、民族利益和生死存亡时刻,从来没有畏缩过,没有顾忌生死荣辱,总是应时而生,应势而起,前赴后继,用自己的正义之躯矗立于天地,挽救于时局,匡扶于江山社稷,才使中华的文脉、中华的精魂、中华的龙种生生不息。

血淋淋的忠臣之死,让我们深刻认识封建王朝愚昧、落后、残酷的本质外,也清醒地认识到忠臣“精忠报国”的强大生命力。这种生命力来自于“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”的家国情怀;源自于舍生取义拯救天下苍生的忠烈骨气。这种流淌在血管的“精忠”基因,是哲学、文化、思想形态里的一笔宝贵财富。血淋淋的忠臣之死也告诫古今的奸佞小人,为民为吏要心存善良,处处念兹国家利益、民族大义为重,勿生歹心谋害他人,明白“害人者人恒害之”的道理;自古以来,奸臣更没有一个好下场的。忠臣之死也告诉我们,生活在一个清明、平等、自由、法治的文明国度,是多么的幸运,用不着像封建社会因一句话而获罪,一个过激举止而杀头。当我们庆幸自己美好幸福的生活时,勿忘华夏数千年的历史长河里,有多少忠臣用血肉之躯铸就的中华精魄国魂。

它!正是我们处世为人之基、立家强国之本。
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